端正坐姿

8012年了 不要让我为百四流泪了 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人在路上走 刀从天上来 一把老刀来来回回捅 还是带锈的刀

        周防尊已经死了,这个随心所欲的人死得也这么随心所欲,真人让人烦透了。
    宗像礼司的日子也终于恢复了平静。毕竟在大家眼里,彼此都是死对头,而活下来的是室长,这不是很好吗?
    伏见猿比古却更加烦躁,并且难得的和八田美咲无关。烦躁的对象正挂着微妙的笑容,拼着纯白地狱,手边还有贴心的一把手送来的小山红豆泥。
    他不爽地咋了下舌,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汇报。
    日子还是不快不慢地过着。宗像拼完了他的第六张拼图,淡岛也学会了用红豆泥做别的甜点……就又到了一年一度的s4年末聚会。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伏见坐在吧台旁边开始反省自己今年的请假速度。旁边的人正笑眯眯地喝酒,并期待地拿出了一副扑克。
    伏见:“啧。”
    唠唠叨叨喝酒的人不知不觉没有了声响,伏见终于结束了反思看向旁边——“世界:恭喜玩家伏见猿比古获得珍稀CG【喝醉的S4室长】”伏见的脑内奔腾过这样的消息,而他现在,则难得的想要爆一次粗口。
    他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人,在对方醒来后准备叫人回家,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思路。
    “想……小酌一杯啊。”宗像头发有些散乱地贴在脸上,一边嘟囔着一边准备起身。
    伏见下意识扶了一下对方,“他大概是睡着了,毕竟那个人很能睡啊。”
    “呵,跟狮子一样啊。”宗像埋着头笑了起来。“等他醒了之后到他的巡逻圈喝酒吧。”
    伏见顿了顿脚步,“啊——嗯。”送到了酒吧门口,两人便准备分道扬镳。而伏见看着那个笑得突然灿烂起来的人,感觉更加烦躁了。
    宗像睡了一晚,一夜无梦。


      我想用最宝贵的名词来形容你,我不敢,我怕得不到相当的酬报。因此我给你安上苛刻的名字,而夸示我的硬骨。我伤害你,因为怕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痛苦。
                                                ——泰戈尔
       伏见第一次遇见八田美咲时,十二岁。而彼此背驰而行时,十六岁。此间不过四年,人生的二十分之一,仅此而已。
       伏见从床上醒来的时候,钟表的显示屏是显现着萤蓝的光——凌晨三点,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他辗转反侧了一会儿,却再也无法入睡,于是只有从床上撑起,接一杯水。实际上伏见有低血糖,伴随着或许不算太严重的失眠。喝完水后,稍稍清醒了一点。他捞起搭在椅子边的针织衫,懒懒地穿上。其实伏见很怕冷,天生的,仿佛诅咒一样,每日都得忍受着如同蜉蚁噬骨般生疼的冷,还将血液微微冻住,顺着毛细血管向上攀升,往心脏蔓延。可是这并不算什么——对于遇见八田美咲的前十二年而言。
        伏见有些烦躁,习惯性地挠了挠左边的锁骨,从指尖传来烧灼的触感,些许是错觉,但是——“真恶心。”他嗤笑了一声,将手收回,戴上了眼镜和围巾,终于打开门,走了出去。
       八田美咲还踩着滑板在街头游荡。作为突击队长的他,因为打碎了某个酒吧老板心爱的杯子而被丢出来巡逻。解决了一些该死的虫子后准备回家先睡一觉,但肚子却不断抗议,胃液在胃里翻腾,着实不太好受。他最后妥协,跑向了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然后,命运的车轱辘就开始转了呗。
       “啊!(x2)”和自己一起拿到最后一盒便当的是自己的仇家。
       伏见看着一脸惊讶的八田美咲,对方今天没有戴帽子,橘红色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连帽衫套着T恤,下面是百年不变的七分裤,看着都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伏见撇了撇嘴,却并没有开启自己的嘲讽技能,也许是没来得及及时补充糖分的大脑在遇到这种突发状况时自顾自地选择了死机,也许是别的原因,总之伏见就这么拿着那盒便当,沉默地望着八田。而八田美咲始终没有上线的智商使他更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的局面。
       自己和自己的死敌面对面站了十分钟,手里还拿着同一份便当,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存个稿 伏八是不是已经是时代的眼泪了【哭哭】

每次在lof存图 发现能够保存的时候 都有一种“赚了!”的感觉(。

最近摸的一些鱼(表情包)

好想穿裙子 啊 但是好冷

刀剑出坑啦!耶! 又少了一个日常氪金的游戏√

原来多图只需要长按…嗯…占tag抱歉……?

不知道LOFTER该怎么发多图 琢磨一下